刑辩律师自我设限:从女教师的绝笔信到张扣扣

 {dede:global.cfg_indexname function=strToU(@me)/}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29 18:12

  实际上,完善的法治,肯定是给公民赋权的,反而辩护空间更大。律师权利是公民权利的体现,所以,完善的法治,不但不会缩小“辩护紧扣法条”到“辩护不违法”之间的空间,使得律师只得紧扣法条,恰好相反,法治的进步会撑大这个空间,美国律师的发挥空间肯定比中国律师大。

  张扣扣辩护词引发的舆论对立中,我写了《张扣扣案余波:辩护词引发的舆论之争》,不过在一个最基本,也最重要的问题上,一笔带过未能详细阐述,故再作一文。

  包括前北学院院长的一些学者,还有一些刑辩律师都认为“辩护词应该紧扣法律”。这个看起来无比正确的命题,真的是无可置疑的吗?

  所谓的辩护应“紧扣法律、以法律为依据”的依据是什么呢?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 (2018修正),第三十七条规定,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,提出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无罪、罪轻或者减轻、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,维护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。

  首先,这里的用词是责任,不是义务、不是必须。法律用词的精准,这个不用我说。这一条的责任,不是禁止性的“不准不根据法律”、“必须根据法律”、“有义务根据法律”。在这里,仍然是法无禁止即可为,不违法即可。我上一篇文章,也写了“辩护词仍然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”。但当时,这个问题只是一句话带过,没想那么明白,昨晚才想得更清楚了。

  有时候挺讽刺的,我写这句的时候,去搜了这句话,百度第一条是百度百科,配的图是李总的图。当下中国,这句话和李总的关联最大。其实真的很难相信,也很讽刺,中国的法学界,却忽略了这个问题,甚至刑辩律师们也跟着进行自我限制。

  辩护词可不可以做首诗呢?或者写篇社会影响巨大的文章。起码,刑事诉讼法没有说不能,没有说这违法。所以,是否紧扣法条,并不重要,是一个次要标准,关键在于是否有利于当事人的利益。更何况,张扣扣案,不是整个辩护都不围绕法条,仅仅是辩护词。

  从辩护所谓的“紧扣法条”到辩护“不违法”,这两者间有巨大的言论空间——实际上,如今律师职业风险大,发挥空间逼仄,就是因为这个空间缩小了。从辩护的“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“到”“辩护必须紧扣法律”,最终结果就是空间的缩小。

  我举个例子,类似的话语“依法上访”。什么叫“依法上访”?《信访条例》第三章,信访事项的提出,第十四条:对依法应当通过诉讼、仲裁、行政复议等法定途径解决的投诉请求,信访人应当依照有关法律、行政法规规定的程序向有关机关提出。

  第十六条规定了,信访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信访事项,应当向依法有权处理的本级或者上一级机关提出;信访事项已经受理或者正在办理的,信访人在规定期限内向受理、办理机关的上级机关再提出同一信访事项的,该上级机关不予受理。

  简单的说,就是先行政复议、行政诉讼,不行再县信访、市信访、省信访逐级上访。这是依法。如果直接跑北京,当然违反了信访条例,但违法吗?并不违法,起码不该被抓。但实际上,现在越级到北京,就会被抓,那么,所谓的“依法上访”,实际上缩小了信访的空间。

  比如女教师的绝笔信事件中,就是如此,不管女教师是否是“刁民”,截访总是违法的,遗憾的是,大众把截访当作了常态,而更遗憾的是,刑辩律师也被搞迷糊了,用并不存在的所谓的“依法辩护”,进行自我限定。

  再来谈第二层,很多人说,紧扣法律才能最大化当事人利益。其实这里面有很微妙的地方。

  从刑事诉讼法规定的“辩护律师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”到这些人鼓吹的所谓的“辩护必须紧扣法律”,用是否“紧扣法律”作为最主要的标准,这会缩小了律师的发挥空间,在逻辑上是“律师只能为好人辩护”的演绎,实际起到的作用也是。

  所以,我们看到了朱苏力的文章,接着就提到这一点,要求律师不偏不倚、客观中立,甚至把收钱视为不能中立的论据。在这一条逻辑线上,他是自洽的,也与他的学术观点自洽。但是,我搞不懂的是,为什么很多刑辩律师被绕进去了,吃自己的辛苦饭,还砸自己的锅,也砸了艰难推进的中国法治的锅。

  所以,所谓的“辩护紧扣法律才能最大化当事人利益”,实际包含了一个前提,那就是“你的当事人是道德意义上的好人”——他们假装了这个前提存在。

  先举个例子,现在很多人喜欢说“美国警察早就开枪了”,这个说法其实是有前提的,那就是拥枪、完善的法治、议会、新闻自由等等。说这个话的人,假装中国有这一切,然后得出中国警察也应该有权开枪的结论。

  其实,刑事诉讼法中所说的责任的意思,我这个外行的理解是:它指的是,理论上,在完善的法治下,只有“根据事实和法律”,才能完成维护当事人利益这个责任。同样的,所谓的把“紧扣法条”看成最大化当事人利益的唯一途径,也假装了“完善的法治”这个前提。当下中国的法治正在不断进步,但毋庸讳言,还不完善。一个法学界的教授装作不了解现实还可以接受,为什么很多刑辩律师也装做这个前提存在呢?

  实际上,完善的法治,肯定是给公民赋权的,反而辩护空间更大。律师权利是公民权利的体现,所以,完善的法治,不但不会缩小“辩护紧扣法条”到“辩护不违法”之间的空间,使得律师只得紧扣法条,恰好相反,法治的进步会撑大这个空间,美国律师的发挥空间肯定比中国律师大。

  行文至此,事实证明了这篇文章的逻辑推理过程。那么,事实总是雄辩的,刑辩律师的自我设限,并不利于中国法治的进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