崔融绝笔之作《则天皇后哀册文》学习笔记

 {dede:global.cfg_indexname function=strToU(@me)/}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29 18:11

  北宋《册府元龟》卷五百五十载:“崔融,长安四年,除司礼少卿,知制诰。融为文典丽,当时罕有其比,朝廷所须《雒出宝颂》、《则天皇后哀册文》及诸大手笔,并手敕付融撰之。”

  崔融是什么人呢?《旧唐书》卷九十四“列传第四十四”有其传记:“崔融,齐州全节人。初,应八科举擢第。累补宫门丞,兼直崇文馆学士。中宗在春宫,制融为侍读,兼侍属文,东朝表疏,多成其手。圣历中,则天幸嵩岳,见融所撰《启母庙碑》,深加叹美,及封禅毕,乃命融撰朝观碑文。自魏州司功参军擢授著作佐郎,寻转右史。圣历二年,除著作郎,仍兼右史内供奉。四年,迁凤阁舍人。久视元年,坐忤张昌宗意,左授婺州长史。顷之,昌宗怒解,又请召为春官郎中,知制诰事。长安二年,再迁凤阁舍人。三年,兼修国史。”

  《旧唐书》“崔融传”继续写道:“四年,除司礼少卿,仍知制诰。……神龙二年,以预修《则天实录》成,封清河县子,赐物五百段,玺书褒美。融为文典丽,当时罕有其比,朝廷所须《洛出宝图颂》、《则天哀册文》及诸大手笔,并手敕付融。撰《哀册文》,用思精苦,遂发病卒,时年五十四。以侍读之恩,追赠卫州刺史,谥曰文。有集六十卷。”《书》卷一百二十七“列传第三十九”亦称:“融为文华婉,当时未有辈者。朝廷大笔,多手敕委之,其《洛出宝图颂》尤工。撰《武后哀册》最高丽,绝笔而死,时谓思苦神竭云。年五十四。赠卫州刺史,谥曰文。”

  先说崔融的出生地。唐贞观十七年(公元643年)改平陵县置全节县,属齐州,治所在今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龙山街道。著名的龙山文化遗址就是在这个地方。北魏皇兴三年(469),改冀州置齐州,治所在历城(今山东省济南市)。隋大业初,改为齐郡。唐武德元年(618),复为齐州;天宝初,改为临淄郡,旋改齐郡;乾元初,复为齐州。

  再说崔融当时的官职。司礼少卿,即太常少卿,唐初置员一人,贞观中加为二人,正四品上(《旧唐书》卷四十二“志第二十二”)。唐武则天光宅元年(684)改,中宗神龙元年(705)复名太常少卿。长安四年甲辰,即公元704年。长安五年(即神龙元年)十一月,武则天“崩于上阳宫之仙居殿”。(《旧唐书》卷六“本纪第六”)

  所谓知制诰,即负责草拟制诰、诏告(这原为中书省职事官中书舍人的本职)。知制诰,原为差遣,并不是一个正式的官名,而是一个使职名号(没有官品,也不载于正史职官书中)。知制诰作为一个正式的使职官名,最早最明确的例证之一是玄宗开元年间苏颋所撰写的《高安长公主神道碑》。赖瑞和在《唐代高层文官》(中华书局,2017年8月)一书认为,唐代的知制诰有三种类型,一是在唐朝前期,大多数以高官(如侍郎)去充任,其本官的官品比中书舍人的正五品上要高,跟皇帝的关系密切,往往由皇帝亲自钦点任命(如崔融的本官是司礼少卿,官品是正四品上);二是在唐朝后期,特别是宪宗以降,多以郎中和员外郎充任,本官的官品比中书舍人低,跟皇帝的关系比较疏离,而跟宰相的关系密切,常由宰相荐任,一般负责草外制;三是学士院中带有知制诰衔的翰林学士,与宰相关系较远而跟皇帝亲近,一般负责草内制。

  由于找不到《雒(洛)出宝颂》(按,《全唐文》卷二百十七只有《进洛图颂表》),遂学习崔融的绝笔之作《则天皇后哀册文》(《全唐文》卷二百二十)。

  維神龍元年,嵗次[3]乙巳,十一月丁丑朔二十六日壬寅,大行[4]則天大聖皇后崩[5]於洛陽宮[6]之觀象殿,旋[7]殯[8]於集仙殿之西階。粵[9]二年,歲次丙午某月朔日,將遷祔[10]於乾陵[11],禮也。祖庭[12]火燼,攢宮[13]月曉,雲戴黼翣[14],風牽絳旐[15],儼[16]天衛之蒼蒼,邈宸儀[17]之窅窅[18]。哀子[19]嗣皇帝[20]諱,慕切充窮[21],誠殷遣奠[22],瞻象服[23]其如在[24],攀龍車[25]而不見。閟[26]慈範[27]於長陵[28],戢[29]神暉於前殿。示人軌訓,先王典則,爰命史臣,颺言[30]聖德。其詞曰:

  至哉坤德[39],沈潛剛克[40]。奇相月偃[41],惠心[42]泉塞。

  蘋藻[43]必恭,紘延[44]是則。訓自閨閫[45],風行[46]邦國。

  巍乎成功[85],翕然向風[86]。乃復明辟[87],深惟[88]至公。

  歸閑[89]於大庭[90]之館,受養於長樂之宮[91]。品彙胥悅[92],謳歌[93]載隆。

  如何靡怙[97],而降斯酷[98]?后弄孫其未淹[99],人喪妣[100]其焉速!

  積憂勞而弗悆[109]兮,搆[110]氛沴[111]而成災。逢冰霜之慘烈兮,見草木之凋摧。

  感大漸[112]之將逝兮,遺惠言而不回。付聖子[113]其得所兮,顧黎元[114]曰念哉[115]。

  頒寵錫[116]以留訣兮,節禮數以送哀。邈終天[117]而一往兮,復何時而下來?嗚呼哀哉!

  攢塗雲啟[120]兮,同軌畢赴;湘川[121]未從兮,漢塋[122]葢祔。

  夜漏[123]盡兮,晨輓[124]發;轉相風[125]兮,搖畫月。厭河洛[126]兮不臨,去嵩邙[127]兮飄忽。

  指咸陽之陵寢[128],歴長安之宮闕。旋六馬[129]兮須期,考三龜[130]兮中歇。嗚呼哀哉!

  出國門[131]兮林邱[132]〔一作夷由[133]〕,覽舊迹兮新憂。具〔一作備〕物森兮如在〔一作無改〕,良辰闋兮莫留。

  當赫曦[134]之盛夏,宛蕭瑟之窮秋。山隱隱兮崩裂,水洄洄[135]兮逆流。嗚呼哀哉!

  掛旌旐[136]於松煙,即宮闈於夜泉[137]。下幽翳[138]兮無日,上穹窿[139]兮葢天。

  隧路[140]嚴兮百靈[141]拱,殿垣虛兮萬國旋。如有望而不至,怨西陵之茫然。嗚呼哀哉!

  軼[142]帝皇之高風兮,欽文母之餘懿。時來存乎立極[143],數往歸乎配地[144]。

  何通變之有恒兮,而始終之無愧。惟聖慈之可法,播徽音[145]於後嗣。嗚呼哀哉!

  [1]则天大圣皇后:《旧唐书》卷六“本纪第六”载:“神龙元年……甲辰,皇太子监国,总统万机,大赦天下。是日,上传皇帝位于皇太子,徙居上阳宫。戊申,皇帝上尊号曰则天大圣皇帝。冬十一月壬寅,则天将大渐,遗制祔庙、归陵,令去帝号,称则天大圣皇后。……是日,崩于上阳宫之仙居殿,年八十三,谥曰则天大圣皇后。二年五月庚申,祔葬于乾陵。睿宗即位,诏依上元年故事,号为天后,未几,追尊为大圣天后,改号为则天皇太后。”

  [2]哀册文:哀册,亦作“哀策”,古代帝、后去世后,将遣葬日举行遣奠时所读的最后一篇祭文刻于册上,埋入陵中,称“哀册”。哀册文,是一种文体,为颂扬帝王、后妃生前功德的韵文,多书于玉石木竹之上。行葬礼时,由太史令读后,埋于陵中。《后汉书•礼仪志下》:“太史令奉哀策立后。”

  [3]岁次:古代用岁星纪年,每年岁星所值的星次和它的干支叫“岁次”。岁星,即木星。古人认识到木星约十二年运行一周天,其轨道与黄道相近,因将周天分为十二分,称十二次。木星每年行经一次,即以其所在星次来纪年,故称岁星。

  [4]大行:古代称刚死而尚未定谥号的皇帝、皇后。《后汉书》卷五“孝安帝纪第五”:“孝和皇帝懿德巍巍,光于四海;大行皇帝不永天年。”李贤 注引 韦昭 曰:“大行者,不反之辞也。天子崩,未有谥,故称大行也。”又引《风俗通》曰:“天子新崩,未有谥,故且称大行皇帝。”

  [5]崩:古代帝王死亡称为“崩”。《尔雅·释诂下》:“崩,死也。”《礼记·曲礼下》:“天子死曰‘崩’,诸侯曰‘薨’,大夫曰‘卒’,士曰‘不禄’,庶人曰‘死’。”注:“异死名者,为人亵其无知,若犹不同然也。自上颠坏曰崩。”正义:“‘崩’者,坠坏之名,譬若天形坠压然,则四海必睹。古之王者登假也,则率土咸知,故曰崩。”

  [6]洛阳宫:唐代东都宫城,在今河南省洛阳市隋唐故城中,又称紫微城。贞观中,称洛阳宫。《资治通鉴》卷一百九十三:唐贞观四年庚寅(630)六月,“乙卯,发卒修洛阳宫以备巡幸”。《唐六典》卷七记载:“贞观六年,改为洛阳宫。十一年,车驾始幸洛阳。明庆二年,复置为东都。……光宅中,遂改为神都,渐加营构,宫室、百司,市里、郛郭,于是备矣。东面十五里二百一十步;南面十五里七十步;西面连苑,距上阳宫七里;北面距徽安门七里。郛郭南广北狭,凡一百三坊,三市居其中焉。”“皇宫在皇城之北。(东西四里一百八十步,南北二里八十五步,周回十三里二百四十一步。)”

  [8]殡(bìn):停柩待葬。《说文·歺部》:“死在棺,将迁葬柩,宾遇之。从歺从宾,宾亦声。夏后殡于阼阶,殷人殡于两楹之闲,周人殡于宾阶。”段注:“按,《士丧礼》:主人奉尸,由阼阶乡西阶,敛于棺。棺先在肂中矣。所谓殡也,在西阶。故《檀弓》曰:‘殡于客位。’又曰:‘周人殡于西阶之上,(则犹)宾之也。’《释名》亦曰:‘于西壁下涂之曰殡。殡,宾也。宾客遇之,言稍远也。’此去葬期尚远,非将葬,宾遇之也。将葬而朝于祖,而设迁祖奠。而载柩于车,而祖。而设祖奠,而设葬奠。此不得名殡,浅人窜改之,致此不通耳。当云‘尸在棺,肂于西阶,宾遇之。’”王筠《说文句读》:“‘死’当做‘尸’。”

  [10]祔(fù):古代祭名,新死者附祭于先祖。即到死者祖父的庙里去祭奠死者,使其神主附属于祖父,因祖孙同其昭穆,故附于祖父,其于卒哭祭的次日举行。《说文》:“祔,后死者合食于先祖。”《释名》:“又祭曰祔,祭于祖庙,以后死孙祔于祖也。”《仪礼·既夕礼》:“卒哭,明日以其班祔。”东汉郑玄注:“祔,卒哭之明日祭名。班,次也。祔,犹属也。”《礼记·檀弓下》:“卒哭曰成事,明日祔于祖父。”郑玄注:“祭告于其祖之庙。”

  [11]乾陵:在陕西省咸阳市乾县城北6公里的梁山上,为唐高宗李治与武则天的合葬墓。当地俗称姑婆岭。乾陵地处乾县,为古乾州,其地理位置在长安(今西安市)西北方,八卦上西北为乾,故州以乾名,陵循州县,故曰乾陵。乾陵建成于唐光宅元年(684),神龙二年(706)加盖,采用“因山为陵”的建造方式,陵区仿京师长安城建制。据元朝李好文《长安志图》记载,乾陵“内城城墙南北一千一百步,东西九百步;外城城墙南北二千五十步,东西一千二百步。”乾陵是唐十八陵中主墓保存最完好的一个,也是唐陵中唯一一座没有被盗的陵墓。

  [12]祖庭:语出《礼记•檀弓上》:“小敛于户内,大敛于阼,殡于客位,祖于庭,葬于墓。”本谓祭奠于祖庙之中庭,后用“祖庭”犹言祖奠,谓送殡前举行的祭奠。

  [13]攒(cuán)宫:为帝、后棺柩在正式下葬前作短期存放而建造的临时建筑物。

  [14]黼翣(fǔ shà):古代出丧时所用的棺饰,上画斧形。《礼记•丧服大记》:“饰棺……黼翣二,黻翣二,画翣二。”郑玄注:“翣,以木为筐,广三尺,高二尺四寸,方两角高,衣以白布。”孔颖达疏:“翣,形似扇,以木为之,在路则障车,入椁则障柩也。凡有六枚,二画为黼,二画为黻,二画为云气。”

  [15]旐(zhào):出丧时为棺柩引路的旗子。《礼记·檀弓上》:“绸练设旐,夏也。”

  [16]俨(yǎn):严肃庄重的样子。《尔雅·释诂下》:“俨,敬也。”《礼记·曲礼上》:“毋不敬,俨若思。”郑玄注:“俨,矜庄貌。”

  [19]哀子:古称居父母之丧者为哀子,后则专指居母丧者。《仪礼•士丧礼》:“哀子某,为其父某甫筮宅。”《礼记•杂记上》:“祭称孝子孝孙,丧称哀子哀孙。”孔颖达疏:“丧则痛慕未申,故称哀也。故《士虞礼》称哀子,而卒哭乃称孝子也。”

  [21]充穷:谓内心悲戚,若有所失。语出《礼记•檀弓上》:“始死,充充如有穷。”

  [22]遣奠:古代称将葬时的祭奠。《礼记•檀弓下》:“始死,脯醢之奠;将行,遣而行之;既葬而食之。”郑玄注:“将行,将葬也。葬有遣奠。”

  [23]象服:古代王后及诸侯夫人之服。因绘以图象作为装饰,故称。《诗经·鄘风·君子偕老》:“象服是宜,子之不淑,云如之何。”毛传:“象服,尊者所以为饰。”郑玄笺:“人君之象服,则舜所云予欲观古人之象,日月星辰之属。”

  [24]如在:语出《论语•八佾第三》:“祭如在,祭神如神在。”谓祭祀神灵、祖先时,好像受祭者就在面前。后称祭祀诚敬为“如在”。

  [25]龙车:帝王乘坐的车子,天子的车驾。《艺文类聚》卷七一引汉应劭《汉仪》:“天子法驾,所乘曰金根车,驾六龙。”

  举报2楼埋红包点赞楼主:春风秋水时间:2018-02-28 22:28:53[31]后稷:周族的始祖。相传为帝喾之子,其元妃姜嫄因踏巨人足迹,怀孕而生后稷,一度为其父抛弃,故而名“弃”。长大后善于种植粮食作物,又是周人的首领,故而称为“后稷”(“后”是“王”的意思)。《史记》卷四“周本纪第四”:“周后稷,名弃。其母有邰氏女,曰姜原。姜原为帝喾元妃。姜原出野,见巨人迹,心忻然说,欲践之,践之而身动如孕者。居期而生子,以为不祥,弃之隘巷,马牛过者皆辟不践;徙置之林中,適会山林多人,迁之;而弃渠中冰上,飞鸟以其翼覆荐之。姜原以为神,遂收养长之。初欲弃之,因名曰弃。弃为兒时,屹如巨人之志。其游戏,好种树麻、菽,麻、菽美。及为成人,遂好耕农,相地之宜,宜穀者稼穑焉,民皆法则之。帝尧闻之,举弃为农师,天下得其利,有功。帝舜曰:‘弃,黎民始饥,尔后稷播时百穀。’封弃於邰,号曰后稷,别姓姬氏。”

  按,《诗经·大雅·生民》:“厥初生民,时维姜嫄。生民如何?克禋克祀,以弗无子。履帝武敏歆,攸介攸止。载震载夙,载生载育,时维后稷。

  诞弥厥月,先生如达。不拆不副,无菑无害,以赫厥灵。上帝不宁,不康禋祀,居然生子。

  诞寘之隘巷,牛羊腓字之。诞寘之平林,会伐平林。诞寘之寒冰,鸟覆翼之。鸟乃去矣,后稷呱矣。”

  [33]天护武王,跃鱼陨航:指周武王渡河,鱼跃入舟中事。《史记》卷四“周本纪第四”:“武王渡河,中流,白鱼跃入王舟中,武王俯取以祭。”《汉书•司马相如传下》:“盖周跃鱼陨杭,休之以燎。”《文选》李善注引应劭:“航,舟也。”陨(yǔn),坠落。《史记集解》:“马融曰:‘鱼者,介鳞之物,兵象也。白者,殷家之正色,言殷之兵众与周之象也。’”

  [34]施(yì)于成康:施,延续。成康,指周成王与周康王。《史记·周本纪》:“故成康之际,天下安宁,刑错四十余年不用。”

  [35]河汾之阳:武则天是并州文水人。文水县,隋开皇十年(590)改受阳县置,治所在今山西文水县东。唐天授元年(690)改名武兴县,神龙元年(705)复为文水县。按,文水,亦名文谷水、文峪河,为汾水支流。源出今山西省吕梁市交城县西北孝文山,南流至文水县东南入汾水。《水经·文水》:“文水出大陵县西山文谷,东到其县,屈南到平陶县东北,东入于汾。”

  [36]异气发祥:异气,指天空出现的特异气象,即祥瑞之象。发祥,显现吉利的征象。

  [38]作合于唐:作合,语出《诗经·大雅·大明》:“文王初载,天作之合。”后因以“作合”指男女结成夫妇。按,《旧唐书》卷六“本纪第六”:“初,则天年十四时,太宗闻其美容止,召入宫,立为才人。及太宗崩,遂为尼,居感业寺。大帝于寺见之,复召入宫,拜昭仪。时皇后王氏、良娣萧氏频与武昭仪争宠,互谗毁之,帝皆不纳。进号宸妃。永徽六年,废王皇后而立武宸妃为皇后。高宗称天皇,武后亦称天后。”

  [39]至哉坤德:语出《周易·坤卦·彖传》:“至哉坤元,万物资生,乃顺承天,坤厚载物,德合无疆。”至,训大。

  [40]沉潜刚克:沉潜,深沉不露;刚克,以刚强见胜。形容深沉不露,内蕴刚强。语出《尚书·周书·洪范第六》:“一曰正直,二曰刚克,三曰柔克。平康正直,强弗友刚克,燮友柔克。沈潜刚克,高明柔克。”

  [41]奇相月偃:奇相,非凡的相貌。月偃,即偃月,指额骨如半月之形。相法认为此乃极贵之相。《战国策•中山策》:“其容貌颜色,固已过绝人矣;若乃其眉目准頞权衡,犀角偃月,彼乃帝王之后,非诸侯之姬也。”

  [43]蘋藻(pín zǎo):蘋与藻,都是水草名,古人常作祭祀用。语本《诗经•召南•采蘋序》:“《采蘋》,大夫妻能循法度也,能循法度,则可以承先祖共祭祀矣。”《诗经•召南•采蘋》:“于以采蘋?南涧之滨;于以采藻?于彼行潦。”郑玄笺:“古者妇人先嫁三月,祖庙未毁,教于公宫,祖庙既毁,教于宗室。教以妇德、妇言、妇容、妇功。教成之祭,牲用鱼,芼用蘋藻,所以成妇顺也。”后因以“蘋藻”借指妇女的美德。

  [44]纮延:纮,系于颔下的帽带。《说文·糸部》:“纮,冠卷維也。”延,指古代冕顶上的覆版,后作“綖”。《礼记·玉藻》:“天子玉藻,十有二旒,前后邃延,龙卷以祭。”郑玄注:“延,冕上覆也。”纮綖(hóng yán),纮綖是指皇帝冕冠上的系绳,是丝绦的一种。《左传·桓公二年》:“衡、紞、纮、綖,昭其度也。” 孔颖达 疏:“此四物者,皆冠之饰也。”

  按,《国语•鲁语下》载公父文伯劝其母勿绩,其母教训文伯应勤职不怠,并谓“王后亲织玄紞,公侯之夫人加之以纮、綖……男女效绩,愆则有辟,古之制也。”后因以“纮綖”为贵显人家妇女具有勤俭美德的典故。

  [47]九庙:古代帝王立庙祭祀祖先,有太祖庙及三昭庙、三穆庙共七庙。见《礼记·王制》。《汉书·王莽传》载,王莽地皇元年(20),增为祖庙五,亲庙四,共九庙。唐·张说《张说之集》十《开元乐章十九首》:“肇禋九庙,四海来尊。”此后历代皇帝皆沿旧制立九庙。

  [49]六宫:古代帝王后妃的寝宫,正寝一,燕寝五,合为六宫。《礼记·昏义》:“天子后立六宫、三夫人、九嫔妃、二十七世妇、八十一御妻,以听天下之内治,以明章妇顺,故天下内和而家理。”《周礼·天官·内宰》:“以阴礼教六宫。”郑玄注:“六宫谓后也。”

  [50]允厘:谓治理得当。 《尚书•虞书·尧典第一》:“允厘百工,庶绩咸熙。” 孔传:“允,信;厘,治。”

  [54]家道:成家之道,指家庭赖以成立与维持的规则和道理。《周易·家人·彖辞》:“父父,子子,兄兄,弟弟,夫夫,妇妇,而家道正。正家而天下定矣。”

  [56]谋咨:即咨谋,讨论,商酌,商议。《诗经·小雅·皇皇者华》:“载驰载驱,周爰咨谋。”

  [57]谋咨伊俟(sì),皇用嘉止:典出《诗经·大雅·大明》:“文王嘉止,大邦有子。”《毛诗正义》卷十六:“嘉,美也。笺云:文王闻大姒之贤,则美之曰:大邦有子女可以为妃。乃求昏。”按,大姒(tài sì):有莘氏之女,周文王之妻,武王之母。《诗经·大雅·思齐》: “大姒嗣徽音,则百斯男。”毛传:“大姒,文王之妃也。”《史记·管蔡世家》:“武王同母兄弟十人,母曰大姒,文王正妃也。”

  [58]顾命:《尚书·周书·顾命第二十四》:“成王将崩,命召公、毕公率诸侯相康王,作《顾命》。”孔传:“临终之命曰顾命。”孔颖达疏:“顾是将去之意,此言临终之命曰顾命,言临将死去回顾而为语也。”后因以“顾命”谓临终遗命,多用以称帝王遗诏。

  [59]聿(yù)怀:典出《诗经·大雅·大明》:“维此文王,小心翼翼,昭事上帝,聿怀多福”。聿,本为语助词,后人常以“聿怀”谓笃念。

  [61]称制:代行皇帝的职权。《汉书•高后纪》:“惠帝崩,太子立为皇帝,年幼,太后临朝称制。”

  举报3楼埋红包点赞作者:事了扶伊去时间:2018-03-01 01:03:29@春风秋水

  插一句玩笑哈,武則天之子唐中宗李顯,他自己是皇帝,父親唐高宗李治,母親則天大聖皇帝,弟弟唐睿宗李丹,兒子唐少帝李崇茂,侄子唐玄宗李隆基,故史稱唐中宗李顯為:六味帝皇丸。。。

  举报4楼埋红包点赞楼主:春风秋水时间:2018-03-03 10:26:52[62]戹:同“厄”(è)。

  [63]神器:玉玺之别称,喻指帝位。《汉书·叙传上·王命论》:“游说之士至比天下于逐鹿,幸捷而得之,不知神器有命,不可以智能力求也。”“距逐鹿之瞽说,审神器之有授。”注:“刘德曰:神器,玺也。李奇曰:帝王赏罚之柄也。”

  [65]宗祧(tiāo):宗庙。《左传•襄公二十三年》:“纥不佞,失守宗祧,敢告不吊。纥之罪,不及不祀。”西晋杜预注:“远祖庙为祧。”

  [68]负扆(yǐ):亦作“负依”,背靠屏风,指皇帝临朝听政。《荀子•正论》:“居则设张容负依而坐。”唐代杨倞注:“户牖之间谓之依,亦作扆,扆、依音同。”《淮南子•泛论训》:“周公继文王之业,履天子之籍,听天下之政,平夷狄之乱,诛管·蔡之罪,负扆而朝诸侯。”东汉高诱注:“负,背也。扆,户牖之间,言南面也。”

  [70]垂旒(liú):古代帝王贵族冠冕前后的装饰,以丝绳系玉串而成。东汉班固《白虎通·绋冕》:“垂旒者,示不视邪。”

  [72]氛(fēn):即氛邪(邪恶之气)。《说文》:“氛,祥气也。”段注:“谓吉凶先见之气。《左传》曰:‘非祭祥也,丧氛也。’杜注:‘氛,恶气也。’《晋语》曰:‘见翟柤之氛。’注:‘氛,祲氛,凶象也。凶曰氛。吉曰祥。’玉裁按,统言则‘祥’‘氛’二字皆兼吉凶,析言则‘祥’吉‘氛’凶耳。”

  [76]庆云:五色云。古人以为喜庆、吉祥之气。《列子•汤问》:“庆云浮,甘露降。”

  [77]宗祀:对祖宗的祭祀。《孝经•圣治》:“昔者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;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。”

  [78]明堂:古代帝王宣明政教的地方。凡朝会、祭祀、庆赏、选士、养老、教学等大典,均在此举行。其后宫室渐备,另在近郊东南建明堂,以存古制。关于古代明堂之说,历代礼家聚讼纷纭,莫衷一是。

  [79]太学:太学:西周已有太学之名。《大戴记·保傅》:“帝入太学,承师问道。”西汉太学始创于汉武帝时。元朔五年(公元前124年)于太常设五经博士,并置博士弟子五十人。此为太学正式开始建立的标志。魏晋时或设太学、或设国子学,或两者都设。隋朝废国子学、存太学。唐代太学隶属于国子监,为六学之一。招纳文武五品以上官员和郡公县公的子孙、文武从三品以上官员的曾孙为太学生。其入学年令限于十四至十九岁之间,限额五百人,授业经、传同于国子学。

  [80]慕化:向慕归化。《尚书·周书·旅獒第七》:“遂通道于九夷八蛮。”孔传:“四夷慕化,贡其方贿。”

  [82]稟朔:奉行正朔。指臣服。按,正朔,谓帝王新颁的历法。古代帝王易姓受命,必改正朔;故夏、殷、周、秦及汉初的正朔各不相同。自汉武帝后,直至现今的农历,都用夏制,即以建寅之月为岁首。《礼记•大传》:“改正朔,易服色。”孔颖达疏:“改正朔者,正,谓年始;朔,谓月初,言王者得政示从我始,改故用新,随寅丑子所损也。周子、殷丑,夏寅,是改正也;周半夜、殷鸡鸣、夏平旦,是易朔也。”

  [83]沉璧大河:沉璧,古代帝王沉玉璧及马、牛于黄河,行祭祀河神之礼。后用以咏黄河或帝王祭祀事。《穆天子传》卷一:“天子授河宗璧,河宗伯夭受璧,西向沉璧于河,再拜稽首,祝沉牛马豕羊。”《史记》卷二十九“河渠书第七”:“自河决瓠子后二十余岁,岁因以数不登,而梁楚之地尤甚。天子既封禅巡祭山川,其明年,旱,干封少雨。天子乃使汲仁、郭昌发卒数万人塞瓠子决。于是天子已用事万里沙,则还自临决河,沈白马玉璧于河,令群臣从官自将军已下皆负薪窴决河。”

  [84]泥金中岳:武则天在久视元年(700,圣历三年)七月到嵩山祈福,谴宫廷太监胡超向诸神投简以求除罪消灾。这是中国目前发现的唯一金简。1982年于嵩山峻极峰出土的武则天除罪金简,现藏于河南省博物院。金简为竖长方形,长36.2厘米、宽8厘米、厚0.1厘米,重223.5克,金简上镌刻双钩铭文3行63字:“上言:‘大周国主武曌好乐真道,长生神仙,谨诣中岳嵩高山门,投金简一通,乞三官九府除武曌罪名。’太岁庚子七月甲申朔七日甲寅,小使臣胡超稽首再拜谨奏。”

  [85]巍乎成功:典出《论语·泰伯第八》:“大哉,尧之为君也!巍巍乎!唯天为大,唯尧则之。荡荡乎!民无能名焉。巍巍乎!其有成功也;焕乎,其有文章!”何晏集解:“巍巍,高大之称。”成功,即成就的功业或事业。

  [86]翕(xī)然向风:翕然,一致;向风,归依,仰慕。西汉贾谊《过秦论》:“天下之士,斐然向风。”

  [87]明辟:谓还政于君。《后汉书•皇后纪上·和熹邓皇后纪论》:“邓后称制终身,号令自出,术谢前政之良,身阙明辟之义。”

  [91]长乐之宫:指上阳宫。《唐六典》卷七:“上阳宫在皇城之西南。(苑之东垂也。南临洛水,西拒谷水,东面即皇城右掖门之南。上元中营造,高宗晚年常居此宫以听政焉。)”

  按,长乐宫,在今陕西西安市西北十五里、汉长安城东隅。本秦之兴乐宫。西汉高祖五年(前202年)重加扩建,改名长乐宫。《三辅黄图》卷二:“长乐宫,本秦之兴庆宫也。高皇帝始居栎阳,七年长乐宫成,徙居长安城。”“长乐宫有鸿台,有临华殿,有温室殿。有长定、长秋、永寿、永宁四殿。高帝居此宫,后太后常居之。”

  [93]讴(ōu)歌:赞美歌颂。讴,齐声歌唱。《说文》:“讴,齐歌也。”

  [94]鼎祚(zuò):指国运。夏商周以鼎为国之重器,国灭则鼎迁,故云。

  [95]璇枢(xuán shū):北斗第一星为枢,第二星为璇。泛指北斗星。

  [96]长介景福:典出《诗经·周颂·潜》:“以享以祀,以介景福。”介,助。《尔雅·释诂下》:“介,右也。”邢昺疏引孙炎曰:“介者,相助之义。”景福,洪福,大福。

  举报6楼埋红包点赞楼主:春风秋水时间:2018-03-03 10:31:12[97]靡怙(mí hù):靡,无,没有。《尔雅·释言》:“靡,无也。”怙,依仗,依靠。《说文》:“怙,恃也。”《诗经·小雅·蓼莪》:“无父何怙,无母何恃!”陆德明释文:“《韩诗》云:‘怙,赖也。’”按,后来怙也指父母。《正字通》:“怙、恃二字,分言之,父曰怙,母曰恃……合言之,父母通谓之怙。”

  [100]妣(bǐ):原指母亲,后称已经死去的母亲。《尔雅·释亲》:“父为考,母为妣。”《说文》:“妣,殁母也。”段注:“殁正作歾,终也。《曲礼》曰:‘生曰父,曰母,曰妻;死曰考,曰妣,曰嫔。’析言之也。《释亲》曰:‘父曰考,母曰妣。’浑言之也。”

  [101]擗摽(pǐ biāo):抚心,拍胸。形容哀痛的样子。语本《诗经·邶风·柏舟》:“静言思之,寤辟有摽。”高亨注:“辟,读为擗,拍胸也。”《文选•马融<长笛赋>》:“雷叹颓息,掐膺擗摽;泣血泫流,交横而下。”李周翰注:“擗摽,抚心也。”

  [103]扶服:同“匍匐”。《礼记·檀弓下》:“《诗》云:凡民有丧,扶服救之。”《诗经·邶风·谷风》作“匍匐救之”。匍匐,谓倒仆伏地。《礼记•问丧》:“孝子亲死,悲哀志懑,故匍匐而哭之。”郑玄注:“匍匐,犹颠蹶。”

  [104]九族:最早见于《尚书·虞书·尧典第一》:“克明俊德,以亲九族。”对其含义,汉代儒者有两种不同的解释:一是异姓亲族,即父族四,母族三,妻族二,以班固的《白虎通·宗族》为代表。一是同姓亲族,从自身算起,上至父、祖、曾祖、高祖,下至子、孙、曾孙、玄孙。以马融《尚书注》为代表。

  [106]万姓:万民,所有民众。《尚书·周书·立政第二十一》:“式商受命,奄甸万姓。”

  [112]大渐:谓病危。《尚书·周书·顾命第二十四》:“王曰:呜呼!疾大渐,惟几。”《列子•力命》:“季梁得病,七日大渐。”张湛注:“渐,剧也。”

  [115]念哉:典出《尚书·虞书·大禹谟第三》:“帝念哉!德惟善政,政在养民。”“朕德罔克,民不依。皋陶迈种德,德乃降,黎民怀之。帝念哉!”

  [117]邈(miǎo)终天:邈,遥远。终天,久远,谓如天之久远无穷。西晋潘岳《哀永逝文》:“今奈何兮一举,邈终天兮不反。”

  [118]荏苒(rěn rǎn):(时间)渐渐过去。常用以形容时光易逝。

  [120]云啟:啟同“启”(啓),古代指立春、立夏。《左传·僖公五年》:“凡分、至、启、闭,必书云物。”杜预注:“启,立春,立夏;闭,立秋,立冬。”

  [123]夜漏:夜间的时刻。古代用铜壶滴漏记时,故称。《后汉书·礼仪志中》:“立冬之日,夜漏未尽五刻,京都百官皆衣皂,迎气于黑郊。”

  [128]陵寝:帝王的陵墓寝庙。战国起把君王的坟墓比作崇高山陵,故亦叫“陵”。君王供奉祖先的宗庙,仿宫殿建筑,前有庙,后有寝。后把宗庙里的“寝”与“陵”建造在一起,即陵寝。秦始皇设寝庙于陵侧,为汉代帝陵所沿用。寝庙以事死如生,设起居衣服象人生之具,以进行祭祀典礼和供奉死者灵魂起居生活。

  [129]六马:秦代以后,皇帝之车驾用六马。《史记•秦始皇本纪》:“始皇推终始五德之传……衣服旄旌节旗皆上黑。数以六为纪,符、法冠皆六寸,而舆六尺,六尺为步,乘六马。”东汉蔡邕《独断》:“法驾,上所乘曰金根车,驾六马,有五色。”

  [130]三龟:古代卜筮之法。《尚书·周书·金縢第八》:“乃卜三龟,一习吉。”孔传:“以三王之龟卜。”按,三王,指太王、王季、文王。孔颖达疏:“《周礼•太卜》:‘掌三兆之法:一曰玉兆,二曰瓦兆,三曰原兆。’三兆各别,必三代之法也。《洪范》卜筮之法,‘三人占,则从二人之言’。是必三代之法并用矣。”

  [133]夷由:亦作“夷犹”,犹豫;迟疑不前。《楚辞•九歌·湘君》:“君不行兮夷犹。”王逸注:“夷犹,犹豫也。”

  [141]百灵:各种神灵。《文选•班固<东都赋>》:“礼神祇,怀百灵。”李善注:“《毛诗》曰:‘怀柔百神。’”

  [144]配地:谓功德与地一样博大深厚。《礼记•中庸》:“博厚配地。”孔颖达疏:“博厚配地,言圣人之德博厚,配偶于地,与地同功,能载物也。”

  [145]徽音:德音,指令闻美誉。《诗经·大雅·思齐》:“大姒嗣徽音,则百斯男。”郑玄笺:“徽,美也。”

 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(Ctrl+Enter)